Kinney

Brian is new sexy

[SKAM同人/Evak/Henjei]莫比乌斯环(第九章)

xtw:

提示:


1、本章约1.5万字,篇幅超长,不建议作为睡前读物


2、本章铺垫和配角戏份略多,但是作用和寓意重要,还请耐心阅读


3、大家的支持是我更新的动力,喜欢的话欢迎点赞和评论!❤️😘


===============




第九章




片头:莫比乌斯环


 


片头:Maggnuson电影公司制作出品


 


片头:New SkyLine 公司发行


 


片头:Even Bech Naesheim作品


 


荧幕暗去。


 


画面渐入。


 


一望无际的太空。


 


深色的宇宙点缀着点点遥远的星辰。一艘中等大小,银白色外壳的宇宙飞船平稳地驶过一颗灰蓝色的星球,慢慢飞远。


 


太空舱的门打开了。两个宇航员从门中飘出,开始进行太空行走。他们来到船尾处启动了对讲设备。


 


“守望者号控制室,这里是Yousef。故障点找到了。有个金属碎片撞击并刚好嵌入了2C通讯站的天线接缝。并没有造成太大破坏,我们可以直接修复这个小损伤。”


 


“每次经过地球附近,都得刮带点儿纪念品回去。当年的人们丢在这的太空垃圾最后都要靠我们这样一点一点回收?”两人说笑着,用工具将那个白色金属碎片取下来装进回收箱,很快完成了修复,返回飞船舱门。


 


回到太空船内,宇航员们穿过一段长廊,来到一间摆满计算机设备的操作室。Yousef将那个回收箱交给了一个正在屏幕前里敲打着指令的短发女孩。


 


“Emma,这就是害我们的飞船通讯出现干扰噪点的东西。看上去像是个什么设备装置。还真是结实,我估计高温炉才能烧掉这玩意儿。”


“谢谢,放这儿吧,我有空会检测一下它,如果没什么异常就销毁。”Emma头也不回地说。


在走出房间之前,Yousef倚在门框上叹息:“Emma,希望你能够原谅我,咱们还可以像从前一样……像朋友一样聊聊天,或者偶尔碰个面。我知道你对我失望了,但我会当个合格的朋友的,我保证。”


“可我不认为我们之间还有什么需要原谅的关系。”Emma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一脸漠然地说。


“呃,好吧。那么祝你愉快,拜拜。——顺便,你还是那么漂亮。”Yousef留恋地看了一眼Emma,走了。


Emma摇摇头,把装着金属片的回收箱放进了检测口。机械开始自动捡出它,清洁、消毒和扫描。她看了看报告,并无危险物质存在,成分分析显示这是一块金属包裹着硅晶内核的电子设备,可能存储着数据和程序,但没什么特别的。正准备把它扔进废料箱的时候,略微脱漆的白色外壳上一行磨损的刻字吸引了Emma的注意力。


 


In the me?ory of the ma? of my life


199?-20?3


 


这时间——是一百多年前?而且里面的内容似乎和一个人有关?Emma好奇地看着这行字,把金属翻来覆去地研究了一会儿,找到了一个貌似数据接口的缝隙。她抿抿嘴唇,转头来到另一个摆满各种工具的操作间,迅速翻出各种材料,动作灵巧地制作出一个可以适配的插头。她小心翼翼地将数据线一端插上电脑,一端连上了那个金属片。


 


计算机开始接入并扫描它。几秒种后,系统反馈:


“数据可读。内存电量:0%。充电中。是否启动设备?”


Emma略加思考之后点击了“Yes”。


“请求交互输入。是否允许启用摄像头和麦克风?”


“Yes”


 


芯片上的一个小孔亮了起来,在Emma眼前的空气中慢慢投射出一道光。那道光从暗淡到明亮,从散乱到集中,好像宇宙形成之初那个神秘的凝聚一样,渐渐地幻化出一个具体的人形。


 


最后呈现在Emma面前的是一个缩小的半身人影。那是一个年轻的男孩,金色微卷的短发,浓密英挺的眉眼,翘翘的鼻尖和下巴,绿色的眼睛。投影略有些闪动,但是看上去栩栩如生。


 


“真可爱!”Emma不由得感叹到。


 


“谢谢!你也很漂亮。”那个全息投影似乎接收到了声音,转向她的方向说道。他的声音清脆又柔软,听上去十分悦耳。“感谢启动Memo公司第四代全息影像投射智能交互设备。现在时间是公元2221年7月28日;时区无法检测,位置无法检测。”


 


“天啊,你是人工智能程序?”


 


“我是拟人互动程序。你可以叫我Isak。”


 


“我是Emma。你都做些什么?”


 


“我是Isak Valterson生前储存的记忆。”


 


Emma感到瞬间的毛骨悚然。“生前?那你已经是一个死掉的人?——好吧,一九九几年出生的人到现在都不可能还活着了。天啊,我真是在和古人对话。——能告诉我你都记得些什么吗?”


 


"我一生的故事很长。你愿意从头听起吗?"男孩身上的光线稍微闪动了一下。


 


"当然,这漫长的航程实在太无聊了,我正不知道该怎么消磨时间呢。"Emma饶有兴趣地说。




好。这就是记得的一切。”


 


画面渐暗。男孩的声音渐渐从幕前转为旁白。


 


我是Isak Valterson,公元1999年6月21日出生在欧洲,挪威,卑尔根。


场景变成暗黄的,晃动而闪烁的镜头,仿佛在播放一段古老的胶片。有欢笑声,有人影,有闪回的生活场景片段。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家里有父亲,母亲,我,以及一只狗。


我对人生最初的记忆是幸福的。母亲喜欢做饭,狗狗很乖,父亲有一份不错的工作,我们在卑尔根平静地生活了16年。


我最喜欢呆的地方是社区的喧闹的足球场,和街角音像橱窗。


 


胶片渐渐淡出。


画面重新亮起时,一个少年提着行李和他的父亲迈出家门,走向路边停着的一辆轿车。身后的房门里依稀传来女人的哭声。少年犹豫地回头,父亲却催他加快脚步。


 


我17岁那年,父母亲离婚,我跟着父亲离开卑尔根,去往奥斯陆开始新生活。


 


“爸爸,我以后还能回来吗?”Isak坐在车上问道。


“至少在你上大学之前不会了。等你成年并且独立之后,你可以自己选择去到哪里,孩子。”父亲边说边启动了汽车。他们驶离了庭院,开上公路,离开了这个城市。


 


从那时起,我的生活离开了原来的轨道,彻底的改变了。


 


傍晚,他们抵达了奥斯陆市区边缘一片独栋街区里,停在其中一栋靠近街角的房屋前。房子还算宽敞,但里面还没有什么摆设,一片空旷冷清。父子一件件地搬出行李,父亲告诉儿子他的卧室在二楼。


 


晚上房间没有开灯。少年躺在铺设简单的床上,看着天花板。路灯暗淡的光线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让他勉强能辨认出房间的轮廓。他又看了一次手机上一家三口的合影,眼角噙泪地在寂静中慢慢睡去。


 


我从来没有期望过新的生活中会有什么令人开心的际遇。


 


转天,父亲带Isak去了新的学校。老师将他介绍给同学们。太多陌生的面孔,他无法一一记清。午饭时间,他一个人坐在桌前漫不经心地撕着面包时,发现斜对面一个黑色卷发,眉毛浓密的男生在看着他。他的脚随意地搭在桌上,笑容很亲切。Isak有点害羞地回看了一眼,然后那个男生竟然就端着食物走了过来,坐到了Isak的对面。


 


“嗨,Isak?我是你同一个班上的,我叫Jonas。我去过卑尔根,那城市很漂亮。”


 


“很高兴认识你。”Isak回复道。他们轻轻握了一下手。Jonas把几个朋友招呼到身边坐下,挨个介绍给Isak。他们围坐在一起说笑,好像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喧哗,紧跟着就是异常的寂静。学生们纷纷向两侧闪开,Isak好奇地向躁动的来源投去目光;几个身穿着红色Russ裤和黑色连帽衫的高年级男孩从餐厅穿过。他们途经之处让人躲闪的同时又吸引着所有人的注意。


 


“那是入侵者帮派,我的建议是尽量离他们远点。去年他们在一次群架中把几个对手打惨了,但是没有一个人被处罚。有人说是其中那个Chris家是挪威最大的黑手党。”Jonas向他解释道。


 


“哦。”Isak看着他们远处走来。连帽衫上都写着他们的名字。Chris。就是那个棕色短发的男生吗?


 


Chris也看到了他,他扭过头来上下扫视着他。Isak不由得感到紧张,好在那群男孩们只是呼啦啦地从他身旁走过去了。


 


午饭后,Isak去了洗手间。当他从隔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猛然看见一个人穿着黑色的入侵者衬衫在镜子前洗手。


 


Isak默默地走到洗手池远端去拧开水龙头,他偷偷地从镜子里看了那个人一眼。天,正是那个可怕的Chris。谁想Chris先开口对他说话了。


 


“新来的,嗯?” Chris扫了他一眼,轻轻地抛来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Isak,Isak Valterson。”


 


“我是Chris Schistad,估计你已经听说过我们了。”Chris指指自己的连帽衫,“有兴趣加入Penetraters吗?”


 


“呃……”Isak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时候,Chris忽然冲他笑了一下,从耳后取下一支卷烟点上,长吸了一口。


 


“考虑一下。我们会有机会见面的,Isak。”Chris将烟雾吐向他的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这句话让本来就很困惑的Isak更加坐立不安。晚上放学的时候,他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脑海中还在反复播放白天的画面,以至于没有看到前面有一道石阶。


 


他理所当然地被绊倒了,很丢人地摔了个四脚着地。他小声咒骂着爬起来,希望旁边没有人注意到他的窘相。但不幸的是,一个高大的男孩就在离他几步远的路边,靠在墙篱上,笑着看他。


 


“嗨。”对方主动向他打招呼。


“呃,嗨。”Isak一边拍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继续走路,来到那个男孩身边的时候他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即使是昏暗的暮色也没能遮盖他柔和的轮廓和金色的头发。他的蓝眼睛里闪着动人的光亮,好像漫天的星辰。Isak无法移开目光。


“你就是拐角新搬来的那家的?”高大男孩说道。


“是。”


“我是Even。我家就在这栋屋子。我们是邻居。”


“Isak。”


他们握了握手。Even是后放开的那一个。


“你有兄弟姐妹吗?”Even继续问。


“没。”


“朋友呢?”


“没。”


“你会说两个词以上的句子吗?”Even笑了。Isak顿时觉得浑身变轻。他这一天的不安,陌生,恐惧,尴尬,仿佛都被这灿烂笑容覆盖了。可是当Even收起调侃的笑容,稍微眯起眼睛,深深地看着他的脸时,Isak不由得呼吸急促,他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紧张。


“我……不太认识这里的人。还没交到什么朋友。”他小声说。


“那你现在有了,Isak,”Even说,“我们可以交个朋友。——你在哪儿上学?”


“我今天刚转到Nissen,二年级。”


“噢,我在Bakka,读三年级。”


“酷。”


“我带你到处转转怎么样?要不明天放学之后就在这儿碰头?”


Isak点点头。


“那明天见。”


那天晚上,Isak躺在已经铺陈了一些物品,稍微有了点生活气息的卧室里,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入睡了。


 


第二天,他开心的上了课;还到足球社报名并且参加了第一次集体练习。放学铃声响起的时候,他雀跃地捡起书包,跑下楼梯。


就在他准备踏出学校门口的时候,Jonas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Isak等等我们,一起去吃披萨吧?”


Isak停下脚步,回过头想应答Jonas,却猛然看到就在他几步开外的路边,入侵者Chris正靠在一辆惹人注目的黑色跑车上,向他做了个“过来”的手势,还对他挑了挑眉毛。


Isak不知道该先回应哪一边。他同时想起和Even的约定,他们原本应该在他家的庭院前面碰面。Isak的视线不由得看向回家的方向。


万物顿时陷入停滞,画面静止在这一刻。


 


字幕出现。


Jonas


 


Isak停下脚步,等着Jonas和几个伙伴赶上他。几个男孩子成群结伴地经过了Chris身边,双方互相扫了几眼,气氛稍微有点紧张,但是什么也没发生。Chris在原地看着他们走远。


“和我们在一块你不用害怕他。”Jonas说。“走吧,我们找到了一家美味绝佳的披萨。”


 


画面开始快速地闪过。


 


从那一天起,Isak和Jonas以及Jonas的朋友们结成了很棒的团体。他偶尔还会在回家的路上和Even打个照面,或者在校园里和入侵者们擦肩而过,但是彼此再无交集。


 


Isak经历了Jonas和Sonja的分分合合。或者说,他是他们分开的主要原因。他爱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Jonas,而Jonas在他和Sonja之间摇摆不定。最终,Sonja成了离开的落败者,而Isak却并没有感到预想中的幸福。因为他心怀愧疚,而Jonas也并不总是开心。


Isak向父亲出柜并宣布要和Jonas同住后,父亲停止了给他的生活支援。Isak不得不高中毕业后就去工作。Jonas也大学毕业后找了个在当地公司上班的职位。他们住在一个有些狭小但还算温馨的公寓里,过着平凡到无聊的日子。


 


快闪的画面逐渐放慢,终于落在了一个周五的晚上,他们的家里。


 


Jonas走进家门时,Isak正在客厅的沙发上阅读奥斯陆大学医学院的介绍。


“嘿,你猜我今天晚上赢了那帮衰鬼多少?800克朗!哈,下周的啤酒都够喝了。也许还能再买点叶子。”


Isak并没有回应Jonas关于牌桌的话题。


“Jonas,我们可能得省点钱了。因为我过阵子只能换份兼职工作,或者没有时间工作。我想回学校读书。”


Jonas漫不经心地说:“你又要开始没日没夜的泡在那些书本里了?你就不能跟我一样找点轻松而且有趣的爱好吗?”


“我一直都想成为一个医生。我以为你知道的。”Isak收起手里东西认真的看着Jonas说。


Jonas却明显没有对Isak的话认真: “想当医生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每个都要去读医学院?什么医学,金融,法律,那都是少数人的游戏。像我们就看点《格蕾》《豪斯》《急诊室的故事》吧。一样可以打发时间。”


 “可我不想一直像现在这样,我想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难道像你的那群朋友一样每天抽烟、打牌、喝酒?你们除了这些还关注过什么?你不觉得现状让人无法忍受的消沉吗Jonas?”


“抽烟打牌喝酒怎么了,挪威每个男人都这样生活。你总是想要这个想要那个,等你要到了就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已经实现生活的最终目标了。”


Jonas说着,走去厨房打开了一瓶啤酒,回到客厅,把脚搭在茶几上,打开电视上的综艺节目。


“Jonas!”Isak忍无可忍地说道,“我们在谈共同的未来,你不能就这么漠视我的意见!”


Jonas咣地一声把啤酒瓶砸在茶几上。房间里顿时陷入沉寂,除了电视的喧闹杂音,只听得到呼吸声。


“我漠视你?你这样评价我公平吗?我为你甩了四年的女朋友Sonja,我为你离开家庭和原来的朋友们,我有向你要求过什么吗?就且不说你那些仁慈而伟大的梦想永远都要优先于我们眼前真实的日子了,就说你为什么从来不和我的朋友们来往,我他妈每次都要在朋友们嫌弃和同情的目光里帮你撒谎,说你很忙!你又什么时候配合过我的想法了?”


在Isak摔上门之前,Jonas丢给他最后一句话:


“我不明白你一天到晚有什么不开心的?难道你觉得我比你更开心吗?”


 


Isak坐在卧室的地板上,背靠床沿,抓揉着头发平复自己起伏的胸口。他那个曾经对他无比关心的Jonas,那个无论困苦还是窘境总是站在他身边的Jonas,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爱的Jonas哪里去了?……


 


卧室的门开了。


“滚开,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Jonas!”Isak头也不回地吼道。


“Jonas?谁是Jonas?”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背后响起。Isak回头看去,吃了一惊。


他面前站着一个棕色短发,穿着睡衣的英俊男人。而且,他此刻……正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靠着一张陌生的沙发。


Isak揉揉眼睛后再睁开。


还是陌生的男人,陌生的房间,仍然在他的面前。


 


 


画面回到了太空舱内。


“等一下!”Emma忍不住打断道,“这是怎么回事?上一秒钟你还在Jonas的家里,什么也没做,然后就发现自己出现在另一个地方了?”


Isak的投影开始有些闪断。


“我的记忆就是如此。前一秒钟,后一秒钟,发生着完全不同的事情。我找不出是什么原因。”


“这怎么可能?难道你本身储存的是个虚构的记忆?”Emma问。


“Isak是曾经真实生存在地球上的人类,这是他的记忆。但记忆本身的准确性可能受到各种因素干扰。事实上,人类很多久远的记忆都是有偏差的。”


“难道是撞击船体的时候数据受到辐射扰动?”Emma自言自语地说,“好吧。然后发生了什么?”


 


 


还是那个陌生的房间。


“你是谁?”Isak张口结舌地问。


“宝贝,你现在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先帮我找出那条黑色的领带。”棕发男人一脸无奈地看着他。


“什么黑色的领带?”


“就是明天要在你妈妈葬礼上戴的那一条。”


Isak感觉不可置信。妈妈去世了?!……忽然之间,母亲躺在病床上的画面冲刷进了他的脑海,他猛地想起了种种和母亲病痛有关的事情。太多全新的回忆同时涌入他的大脑,Isak感觉有些喘不过气,他扶住自己的额头。


“嘿,别担心,明天有人会搞定仪式的事情。你现在该好好休息一下。”


棕发男人靠近他,一手扶上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很亲昵地抚摸他的脸颊。


Isak手足无措地看着面前人的脸。他开始觉得这张脸有点熟悉。在哪里见过?……


这个弯弯的眉毛,戏谑的嘴角……


等一下。


这是——Chris?


画面迅速地在Isak惊讶的瞳孔中放大,仿佛迅速地穿越了一个魔幻而深邃的宇宙。


 


字幕出现。


Chris


 


那天。


 


Isak猛地清醒,好像他刚才走了一个很彻底的神。他发现自己仍然站在校门口,而背后响起Jonas的声音“要不要一起去吃披萨?”


他们仍然是少年的样子。刚才的一切仿佛是个长长的梦。


然后他看到Jonas他们的脚步在几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显然是对Chris充满顾忌,而Chris对他打了个招呼。


“嘿,Isak。过来一下。”


当Chris的眉毛向他挑起来的时候,Isak紧张地舔了一下嘴唇,他感觉自己不由自主地迈开脚步走向了他。


“昨天的事情,你想好了吗?”


“……昨天什么事?”


Chris有点无语地看着他:“加入Penetraters。”


“呃,抱歉,可我跟你们完全不是一个类型的……我是说,我家没钱,而我除了会几句Rap之外也没别的本事,所以……”Isak有点犹豫地回答道。


“又不是叫你加入黑手党。”Chris说,“我只是想问,你愿意跟我们一起玩吗?——好吧,这个我们其实是我。怎么样?”


Isak又一次看向不远处的Jonas他们,Jonas一脸困惑地向他摊手仿佛在问“这他妈是怎么回事?”但是Isak心脏砰砰地跳着。他看着Chris的眼睛,Chris也看着他。


Isak对Chris点了点头。


“酷。行啊,我愿意。”


 


从那天起,他成了Chirs的男伴,之一。而他和Jonas之间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也没有再遇到过Even。


画面又一次开始快速地闪过。


Isak在Chris的身边留了下来。他为Chris着迷,贪恋他棕色的短发,英俊的眉眼,痞气却非常诱人的笑容,以及*爱中至高无上的愉悦。尽管很多人听到他的名字就会发抖, Chris对Isak却始终很好,在大学隔壁买了间精致的公寓给他,甚至支付了他生病的母亲的高昂的护养费用,虽然Isak的父亲从他搬去那间公寓之后就再也没有和他联系。这样的生活看上去不算太完美,仍然值得让人羡慕。只除了一件事。


Chris永远不会满足。


Chris身边有无数的男男女女,来来回回;尽管能够重复出现的人并不多,Isak还是无时无刻不为此感到痛苦,因为他从来不曾,也永远不会是唯一的一个。而Chris清楚地知道并且利用了这一点,他喜欢Isak为他所有,却不认为自己属于Isak一人。他只是敷衍地告诉Isak:“我和他们逢场作戏而已,没什么可担心的。”


而且,他的性情总是那么阴晴不定,高兴的时候,会因为Isak的一句无心的话就买下昂贵的礼物,或者忽然从课堂上把他拉走,坐上私人飞机跑到地球另一端;或者在热闹的餐厅里当着所有人的面把他按在自己大腿上热吻;而有的时候,Chris会连续两个月人影不见,或者忽然出现在Isak的房间里几十个小时不发一言。而这时的Isak就会无声地抱住他,把头埋进他的混合着酒精和香水味道的颈窝。


 


画面忽然闪回。


 


Isak的意识慢慢回到这个“陌生”的卧室,好像他的灵魂刚刚回到躯壳。


“……Chris?”Isak仿佛不敢肯定般地问道。


“你看上去刚才好像被什么附身了一样。现在想起我是谁了?”Chris调侃着,自己走到衣橱开始翻找起来。


“我们……一直在一起吗?”Isak仍然有些不死心地询问道。


“你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说,你还记不记得Jonas?”


“Jonas?”Chris仿佛很认真地回忆了一会儿,“……非要问的话,是不是Nissen高中那群逊得不行的笨蛋之一?咱们从来不和那种loser有过交集。怎么了,你刚才为什么忽然叫他的名字?”


“没什么。”Isak自言自语地说。


晚上,Isak在Chris的身边躺下,有种陌生又熟悉的奇怪的感觉。但当Chris从背后抱住他的时候,他还是浑身发热,心跳加快;他沉溺在Chris的怀抱里,仿佛从未去过别的地方。


第二天阴雨连绵。Isak和Chris乘坐黑色的灵车来到墓地,已经有一些Schistad家族的人和自己的朋友们集结在教堂附近的草坪上。天空中飘着细微的雨丝。Isak听着牧师的祷告,意识有些飘离,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


Chris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Isak一个人忙于应接前来慰问的人们,直到葬礼结束。


“Schistad先生等下有要务安排,他让我送您回去。”司机礼貌地对他说。


就在Isak走向车门的时候,他看到远处Chris和一个穿着黑衣的女人从教堂的侧门溜出来,女人的头发凌乱,Chris还整理了了一下西装下摆。他们上了另外一辆车,车门都来不及关上就又纠缠在一起。


 


Chris在他母亲的葬礼上和一个女人偷情。这成了压垮Isak的最后一根稻草。


 


Isak登上了Chris住处的门。奢华的客厅里一地派对后的狼藉。打扫的佣人看到他,带着些许同情的表情向他问好。Chris醉醺醺地睡在沙发上。Isak把他扶进屋子里躺下。Chris的口袋里掉出一条蕾丝T字裤。


 


“我想你的‘好朋友’又在你这儿落了点东西?”Isak把T裤扔到Chris身上。


“Nicky这小婊子……她以为你会在意这些?总有些女人喜欢耍这种小手段来抢戏,开玩笑。”Chris口齿不清地嘟囔着,一把将布片扫开。


“所以你认为我从来都他妈不在乎,对吗?”


“切,这么多年,我相信你早就有足够觉悟了Isak。” Chris靠在枕头上自娱自乐地开始唱歌。


“我要走了。”Isak冷冷地说。


“又去哪儿?”


“离开你。”


“为什么?”


“我不想余生都在忍耐和纠结这些破事儿里度过。我只需要同样忠诚而专一的人。我明天就搬出那间公寓,以后和你不再有任何关系。”


Isak说完想要走,却被Chris抓住了手臂。


“你敢。”Chris坐了起来,仿佛十分清醒般地死死捏住Isak,“你在我这儿得到了钱,照顾,所有人梦想中的生活,现在你一句话就想离开我?”


“这不是我的梦想的生活,Chris。唯一开心的就只有你。”


Chris的头发散乱着,眼神像狮子一样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他手上加大的力度,将Isak拧翻在床上,双手钳得Isak皮肤失去血色。


“属于我的东西,只有我说不要了才可以放手。你可以试试离开我,Isak,而我会让你体会一下惹火我是什么下场。”


“操你的。”Isak倔强地说。


“好,那就如你所愿。”


Chris于是开始剥掉他的衣服,无休无止地要他。明明已经度过了淫靡放纵的彻夜派对,他还是那么不知疲倦,Isak发现Chris又一次像个磕了药的人一样亢奋,这不是正常的他。Isak反而开始担心起来。


一直到Isak精疲力竭地失去一切反对的力气,Chris才放他离开了。


Isak脚步虚浮地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他无法处理大脑中的混乱。他闭上眼睛,拼命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幻觉,他还只是那个站在校门口的少年,他没有和Chris纠缠在一起……


 


 


“天啊。”Emma有些不知所措地说,“我不知道你居然经历了这么可怕的事。可是这还是很不合理,你不可能同一时间做出两个选择,时间也不可能倒退回从前。到底Jonas和Chris之间是怎么个衔接关系?”


 “我不记得了。我的存储器中有一片损坏的区域,我可以尝试扫描修复一下,也许能想起更多的细节?”Isak的投影说,“这可能需要几个小时。”


“好吧,那我回头再来听你的故事。” 


Isak的影像向她点点头,自动消失了。Emma关上了房间里的灯,离开了这个房间。


 


第二天,Emma又在船舱走廊里碰见了Yousef。


“嗨,我的漂亮实验室女孩。”


“注意点Yousef。”又有人从背后抛来一句,“人家不再是你的女孩了。”


Yousef回敬了一个中指,赶忙回头来跟Emma解释。


“Emma,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当面和你说声对不起,我很抱歉把一切搞砸了,但是我仍然没有忘记你,如果你还愿意给我一个机会补救的话……我能说我一直还爱着你吗?”Yousef靠近她,一脸紧张地说。


“我没生谁的气,也没打算原谅任何人。所以,麻烦你让一下路。”Emma低头想要通过,Yousef拦住了她。


“我是真的很后悔,也真的希望你能再一次开心起来,即使不是因为我也好。Emma。”Yousef用低沉的嗓音诚恳地说道。


“……再见,Yousef。”Emma迅速地从Yousef身边擦过。


 


她逃跑一样躲进操作间,轻轻擦了下眼泪,平复了呼吸。她感到无处倾诉。


于是她呼唤了Isak。Isak的全息影像很快出现在她的眼前。


“扫描已经完成,电池电量100%。你好,Emma。”


“你不知道我经历了多糟糕的一天。”Emma脱力地坐在椅子上,将头埋进臂弯。“和自己的前任待在这个密闭的空间简直让人无法呼吸,我真想把自己流放到外太空去。”


“很抱歉你感觉很糟糕。”Isak的投影说,“也很遗憾你要面对你的前任。你还很在意他吗?”


“我当然在意。我们其实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我曾经非常爱他。我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迈过去。”Emma呢喃到。


“如果这能帮你分心的话,我可以给你讲讲新找到的记忆片段。你愿意继续听吗?”


“……好啊。”


 


画面渐暗。字幕浮现。


Even


 


那天。


Isak的意识又一次回到了那天。他仍然站在校门口,背后是等待他回答的Jonas,面前是向他抛出诱饵的Chris。


Isak好像刚从一个长梦中醒来,他深呼吸了一口,便简单地婉拒了Jonas,也逃开了Chris的视线,飞快地朝家的方向奔去。


他要去找Even。


 


Even已经在路边等他,带着那个让他几乎忘记呼吸的微笑。


“嗨Isak,你来了。”


 


天边铺着平静和缓的晚霞,Even和Isak并肩走在社区的道路上,他们的手臂时不时不经意地撞在一起。Even给Isak指出各种有趣的去处,向他介绍奥斯陆所有好玩的地方。Isak听得十分专注而愉悦——与其说是被内容吸引,不如说他的眼睛,耳朵,意识,都只顾得上渴吸着身边的人。


他们溜回了Even的家里,从衣橱中找出一根私藏的卷烟。两人就坐在厨房的窗框上轮流吸着这支烟,聊些有关学校和音乐的话题。


Isak的眼神不禁轻飘了起来。他偷偷看着Even,从他率性梳起的头发,柔和的眉毛,纯粹的蓝眼睛,到捏住卷烟的修长手指……他好像正把Even的轮廓刻写到自己脑海里。当Even回看他时,他羞涩地垂下了眼帘。


和Even在一起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以至于Isak回到家里就忍不住给Even发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他从未如此直白而饥渴的表达出对某个人的思念。但是为了Even他愿意抛弃自己的羞涩和迟疑。


因为Even值得。他想。


Even很快回复说希望每天都能见面。Isak的胸中升起一股暖流,他把手机扣在胸前,嘴角不觉地勾起一抹微笑,双眼迷离地看着天花板直至入睡。


从那一天起,他们空闲的时间几乎形影不离的黏在一起,他们既是最好的朋友也是暧昧的伴侣,Even配合他乱七八糟的Rap,给他的胡乱哼唱弹吉他伴奏,还做些稀奇古怪的芝士吐司和超级美味的炒蛋给他吃。Isak无条件的信赖和顺从Even,就连Even带他做的那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比如私闯别人家的游泳池,Isak也从未拒绝过。


“你会在水下憋气吗?”


“我可是憋气大师!”


“那我们一起来,1,2,3——”


他们终于在泳池里接吻了。他们打破了彼此之间最后的一道屏障。Isak现在清楚地知道自己爱Even,而Even也爱上他了。他们湿淋淋地从别人家里逃跑,笑着躲进Even的卧室,度过了一个美妙到梦幻的周末。他们开始偷偷的牵手和拥抱,也忍不住在僻静的角落里亲吻。Even简直是这世界上最浪漫到肉麻的男孩,他不仅经常偷偷的把给他画的图片和写满爱意的纸条塞进他的口袋和书包,还在他生日那天送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不会在水下憋气的男孩》。Even总是那么温柔,那么用心,那么成熟地照顾和保护着Isak,Isak感觉自己简直像是得到了全世界所有的爱。他不敢相信自己拥有了这样一个美好而充满温暖的爱人;他由内而外地焕发出幸福的光晕。


 


 


“我也想要一个Even这样的男朋友。”Emma不由得酸涩地说,“他简直好得不像是真的。我是说,为什么我就只遇到过会让人伤心的男孩子,我太嫉妒你了Isak。你们后来发展得顺利吗?”


 


“是的,”Isak说,“一切都很完美。”


 


 


 “我看你最近经常和隔壁家的那个男孩子在一起……他叫Even是吧?他是你的男朋友吗?”Isak的父亲有一天忽然问道。


“呃……嗯,是的。”Isak忽然有点不安地承认,他不知道父亲会作何反应。


“……只要你们能开心就好。我很高兴你能找到喜欢的人。”父亲叹息道,但是他拍了拍Isak的肩膀。


父亲的支持给了Isak莫大的勇气。过了几天,他把Even邀请到家里,父亲客气而亲切地接待了他。他们一起吃了顿虽然略显拘谨但还算愉快的晚餐,然后Even就留宿在了Isak的房间。


他们挨着躺在Isak狭小的床上。Isak耳中除了心跳声什么也听不见。他不断地告诉自己他们之间已经再也没有任何疑惑或者阻碍了,任何事情都可以顺其自然地发生。他努力地让自己看上去没那么紧张,但是Even的手抓住他的手的那一刻,他差点整个人从床上掉下去。


“天,我差点忘了你还是个小宝宝。”Even在他耳边笑道。


“我才不是小宝宝。”Isak仿佛为了证明自己一样,主动翻过身去,压在Even胸口,颤抖而大胆地亲吻了Even的嘴唇。


Even加深了这个亲吻,让Isak几乎瘫软在他怀里。Even放开他的嘴唇,轻轻移动了一下位置,他们的鼻尖摩挲在一起。




 


然后,画面就停止在这一刻。


 


这就是我和Even的全部。


 


“和Even的经历确实很美好……可是,我完全糊涂了!”Emma困惑地问道,“为什么就到此为止了?后来呢?”


 


“我并没有后来和Even在一起的记忆了。”Isak说。


 


“这非常奇怪,从头到尾都非常奇怪。我真的很怀疑你记得的事情是不是真的,Isak。”Emma说。


 


“但是我记得和Jonas和Chris后来的事情。”


 


 


后来。


Isak开着车在公路上飞驰着。倾盆大雨让前路看上去愈加模糊。天空上低低地压着浓厚的乌云,呼号的狂风让空旷的公路上的车子有些侧滑。Isak努力控制着方向盘。


旁边的手机铃声又一次急促地响起。果然还是Chris。Isak看了一眼,没有理会,继续踩下油门更快地向前驶去。


 


在经过一个并线路口时,旁边忽然闪出的黑色跑车紧紧地贴上了Isak的车。Chris摇下驾驶室的窗,大声向他喊话:“停车!马上!Isak,你没有权利离开我!”


 


“我可以做任何我想要的事!”Isak回到,将油门一踩到底。


 


“你疯了,Isak!你现在收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Chris又一次跟上了他,继续向他大喊。


 


Isak没有回应,直接在下一个分叉口猛地打左,和Chris开上了不同的岔路,开向了那座跨河大桥。


 


正当他因为甩脱Chris而稍微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的车尾忽然爆出一声巨响,紧接着整个车身失去了控制,在疯狂的翻覆中冲出护栏掉入湍急的河流。Isak最后的记忆就是慢慢消失的氧气,模糊的视线。然而他的心中居然浮出一丝的释怀,一切终将结束于此刻……


 


 


“所以你就是那时候死去了?”Emma目瞪口呆地说,“天啊,你还那么年轻!可是如果你那时候死了,这些记忆又是怎么存留下来的呢?”


 


“事实上,我想起来了……我并不会开车。”Isak说,“但是这个片段我在脑海中出现了太多次,以至于我几乎认为它是真的。”


 


“整个Chris的故事都是你的想象吗?”Emma问。


 


“让我再回忆一下……”Isak的影像开始闪动。


 


 


当Isak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不在天堂也不在地狱,他还坐在和Jonas家中的卧室里。


 


Jonas走进了卧室,站在Isak的身边叹气。


“抱歉,我刚才冲你发火了,我不应该。你想读书,那就去读吧。我只是觉得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


“我们不能互相理解已经很久了。”Isak失落地说。


“什么?不!你为什么总要这样说?”Jonas又开始生气,“我不是已经同意你去读书了吗?我会赚钱支持我们的生活的!你还想要怎样?这么多年我也算给了你我的一切,我不认为我做错过什么!为什么我总要受到你的苛责!如果你他妈的每天也要一边承受着压力一边还要被人这样解读,你就会理解我的感受!”


“够了Jonas,我也有错,我很抱歉。我只是不想我们两个都这么不开心下去。”Isak站起来,摆摆手示意不想继续再谈了。Jonas也扭头回了客厅。


晚上,Isak一直看着天花板。凌晨时,他最后看了一眼身边熟睡的Jonas,悄悄起身,从抽屉和柜子里拿出一些东西装到客厅的背包里,把钥匙留在茶几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门。


 


 


“所以……事实上你一直和Jonas在一起?然后你离开Jonas了?”Emma说,“换了我可能也一样。和一个无法互相理解也不能开心的人在一起过上一生确实是件很痛苦的事。而且说实话,这听上去更像是现实中会发生的。你们就此分手了吗?”


 


“他似乎曾经来找过我。但是很抱歉,我已经记不清楚了。”Isak的影像说。


 


“可是还是没有解释Even的事情?为什么只有Even的记忆是只有一半的?而且Jonas和Even的故事也是冲突的,”Emma问,“这三段经历只可能有一个是真实发生过的。”


“如果你认为其中只有一个是真的,你希望是哪个?”Isak反问Emma。


“当然是和Even,”Emma说,“有任何人会选择另外两个糟糕的家伙吗?这也太显而易见了。但是你后来为什么……”


 


就在Emma还想不懈地追问时,船舱忽然剧烈地震动了一下。Emma尖叫一声摔倒在地上,Isak所在的芯片也飞了出去,从连接线上断开了。


 


“怎么回事?!”Emma还来不及站起来,房间内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地闪动,飞船远端隐约传来巨大的爆炸和破碎声。她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因为这是不详的征兆。飞船开始持续地震颤,她挣扎着站起来,想要走出操作间,但是忽然之间人工重力消失了,她和所有的物品顿时失去攀附地漂浮到空中。她奋力地抓上了刚好飘到眼前的Isak芯片,把它顺手插进口袋里。


 


“Emma!”Yousef的声音从走廊远处传来,“你在哪儿?”


“我在这儿!”Emma大喊道,“发生什么了?”


“我们撞上了一颗陨石,现在前舱损坏严重,我们可能需要立刻弃船。我这就来找你!”


片刻之后,Yousef腰间系着安全绳索,踏着墙壁向Emma飘来,把绳索系在她身上。


“快顺着绳索到逃生舱去!”


“那你呢?”


Yousef扶着Emma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


“我要和守望者号待在一起,挽救她是我的使命。”


 


Emma所在的逃生舱弹射出去之后,她只能看着损毁严重的守望者号不断的爆出火光和碎片,然后越飘越远。她不知道自己或者其他人的命运会如何,她也不知道这个狭小的逃生舱能飘到哪里去。


巨大的恐惧和孤独包裹了她。时间和空间都无法再感知。不知道过了多久,瑟缩的她忽然想起了Isak。她把那块芯片掏出来,试着呼唤他。


Isak的影像又一次出现了,不过光线很弱,也更加抖动。


“你好,Emma。我们已经不在之前的飞船里了吗?”Isak问到。


“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了,Isak。飞船出事故了,大家生死不明……你说,我会失去他们吗?”


“不会的,Emma。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孤独的人是不会失去其他人的。”


太空中一片死一般的寂静和黑暗。Emma不由得开始流泪。


“……继续讲你的故事给我听吧。”


 


好的。


 


画面中央出现了Isak熟睡的脸庞。


Isak睁开眼睛。他正躺在自己的卧室床上,独自一人。他抓抓头发,因为他记忆的上一刻,他还和Even躺在一起。他走出卧室的门,却发现面对的不是自己家的走廊——


而是一座浸没在无限的黑暗空间中的巨大的迷宫。


 


在刚才的撞击中,我找到了我的记忆迷宫。这里所有问题的答案


 


Isak在这几乎没有光线的空间中跌跌撞撞地走着。他触摸到了一道门。Isak打开门走进去,光线强得让他不由得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Nissen高中的餐厅。他手里还拿着一个被撕开一半的小面包。而斜对面——


坐着Even?不应该是Jonas吗?


Even看着Isak的方向,向他露出微笑,但是Isak立刻躲避开了。他看看自己的身边,坐着Jonas和他的朋友们。


Isak感觉心慌,他的身体向后仰倒下去,在失重摔落的一刹那,他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回到了那个迷宫。


Isak继续向前摸索着,又打开了一道门。这次他从洗手间的隔间里走出来,看到镜子前面站着的人——不是穿着黑色连帽衫的入侵者Chris,而是披着牛仔服的Even。


Even从耳朵上取下一支卷烟,示意他到室外一起共享。Isak着魔一样的跟出了门口,但是只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迷宫。


这是怎么回事?他在这里明明遇见的是Chris?


 


世界迅速地在他的周围旋转,记忆向潮水一样冲刷向他。整个迷宫的墙开始断裂,破碎,飘散,连接,融合,最后变成了一个环绕在他眼前的巨大的莫比乌斯环。


 


迷宫里飘出无数个记忆的片段,和Jonas的,和Chris的,和Even的,它们像雪花一样飞舞在无限漆黑的空间中,Isak看到在所有的画面中,Jonas、Chris和Even的影子慢慢融在一起,将他围在中间;它们从清晰到模糊,从模糊到清晰,直至最后变成了同一张脸:


Even。


 


Isak记起来了。他想起了最为真实的一切。


 


Even才是那个在Sonja和Isak之间左右摇摆的人,Even才是那个患有躁郁症而在山巅和低谷间往复的人。他既是那个对他加以怨怒和指责的人,他也是那个放任自己的欲望背叛他的人。


Even是他最爱也最让他失望的人。Even是最爱他也伤他最深的人。


Isak太爱Even,以至于他不愿意相信那些让他如同在天堂一样幸福和在地狱一样痛苦的经历都来自同一个人。他希望Even是那个仅存在于遥远记忆中的唯一美好,那个美丽的,深情的,专一的,幸福的梦。他把一切不幸的部分剥离出去,投射给了Jonas和Chris,让他们承担了那些Even带给他的痛苦。


这就是为什么他不在记得后来和Even发生的一切。


自始至终,那些爱,那些承诺,那些激情,那些漠视,那些抱怨,那些隔阂,那些欺骗,那些伤害,都来自于同一个人。


Jonas就是Even。Chris也是Even。


他们从来就是莫比乌斯环上的同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面——


那个从来就不曾完美的,


Even。


  


“Even和你后来到底发生什么了?” Emma不安地问。


 


Isak的投影开始剧烈地闪动。


 


2033年2月21日,我们在驾车驶往卑尔根的途中。


 


“够了Isak,我不想再听你说这些。”坐在驾驶座上的Even明显情绪到了爆发的边缘。


Isak把手扬到半空中,也扭开头不再看他:“那就他妈的这么办吧,随你的便!”


Even的脚在油门上又加大了力度。车子平直的公路上飞快地奔驰着,他们很快开到了河流上方一个长长的窄桥。


忽然,车子的后方发出一声巨响,然后整个车身猛地左右甩动。


“操!我们可能爆胎了,你小心——”


Even话音未落,失控的车身已经撞开了桥栏,冲到半空中,慢慢向河面坠去。


跌落入水的巨大冲击力让两人都短暂昏迷了一下。当他们清醒时,水已经没过了车顶,正在灌进车内,迅速地淹到了他们是胸口。在湍急的水流的冲击下,车子开始翻滚,两人天旋地转,时不时被淹进水中;车里的空气正在慢慢减少,他们无法保持稳定的动作,他们命在旦夕。


Isak拼命地打开了车窗,却发现被安全带卡住。Even原本已经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他停了下来,用钥匙上的瑞士刀拼命切割着Isak的安全带。当他们两个终于都脱出束缚时,车内的最后一点空气也消失了。


Even抓起Isak的衣服把他推出了窗口,Isak用最后一点存留的氧气拼命地向上游去,终于在昏迷之前挣扎出了水面,他剧烈地咳嗽和喘息着,濒临死亡又生还的巨大冲击让他大脑一片空白。然后,他发现Even并没有跟他一起浮出水面。


他猛吸一口气,向水下潜去,却发现湍急的水流早就将车身卷得无影无踪。他的心中顿时一阵恐慌,他不停地浮出水面换气,再下潜去寻找,却再也没有看见他。


 


“Even!Even!……”Isak一个人浮在水面,绝望地呼喊着。


 


2033年2月21日,我们在驾车驶往卑尔根的途中,车子失控掉进了河里。我幸运地逃脱了,而他没有。


 


Emma的眼睛里已经噙满泪花。


 


2086年,Isak离世之前委托Memo公司提取他的记忆,制作了我,用来怀念Even Bech Naesheim,The man of my life,1997-2033。


 


“只要世界上还有人记得他,他就没有死去。”衰老的Isak将芯片放入了太空时空胶囊。人们本应该在100年后回收它们,但是地球附近越来越多的陨石不仅击碎了胶囊,也冲向了地面,人们不得不逃离自己危险的家园。


 


我原本以为这份记忆会永远地在宇宙中漂流直至消失。现在我把它讲给了你,Emma。从今以后,我们的故事会跟你一起继续存在下去。




说完,Isak的投影便消失了。


 


Emma忍不住掩面哭泣。她希望自己能早点遇到Isak。她希望自己能在还有机会的时候真诚地面对那份仍未磨灭的情感。可是现在就像Isak已经结束的人生一样,一切都太迟了。


 


她抽泣得如此厉害,以至于她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一条机械绳索拉住了她所在的逃生舱,将她慢慢地拖回了太空船。


 


Yousef打开她舱门的那一刹那,Emma扑进了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坏消息是守望者号损坏严重,我们失去了好几个伙伴,我们不确定能不能坚持到等到救援,或者到达下一个补给星球。”Yousef紧紧抱着Emma,抚摸她的后背和头发,让她将脸埋进自己的胸膛。“好消息是即使我们最终将死去,我也会和你在一起。Emma。”


 


一切终于平静下来之后,Emma和Yousef仍然相拥着,靠坐在飞船幽闭的空间里。


 


“我曾经恨过你很长时间。但是当我发现要失去你的那一刻,我忽然什么也不在乎了。我宁可忍受同等的伤痛来留住我们曾经拥有的那些快乐。”Emma在Yousef怀里轻声说道。


 


“我也很抱歉。当我发现失去你的时候,我也发现之前是多么的愚蠢才会伤害你。也许这世界上有无数更美好的可能,但是我宁可选择此时此刻,拥抱着你。”Yousef也在她耳边呢喃。


 


“你不是一个人。” 


 


不知是谁的话语回荡在空空的船舱里。画面渐渐拉开。伤痕累累的“守望者”号渐渐在太空中飘远,最终在无垠的宇宙中,变成了一粒星光。


 


 


 


片尾字幕:


演职人员名单


制作人员名单


合作方名单


鸣谢列表


片尾曲:


Everglow – Coldplay


 


We see people coming


人来人往


We see people go


聚散有期


This particular diamond


你独有的光芒


Is extra special


闪耀在漫漫星河里


I know you might be gone


我知道你已离我而去


And the world may not know


去往另个未知的世界


Still I see you celestial


而我依然视你为天使


Like a lion you ran


你动若脱兔


A goddess you rolled


静若处子


Like an eagle you circle


你如同雄鹰般飞旋


In Perfect purple


穿着紫色衣衫


So how come things move on


为何美好总是难留?


How come cars don't slow


为何时光不能慢走?


When it feels like the end of my world


即使到了世界末日


When I should


我该释怀放手


But I can't let you go


却无法让你走


But when I'm cold , cold


这个世界天寒地冻


There's a light that you give me


你的笑容却点亮我的夜空


When I'm in shadows


当我置身黑暗


There’s a feeling you give me, an ever everglow


你却给我未曾有过的光明


Like brothers in blood


就像血脉相连的弟兄


The sisters who ride


同舟共济的亲人


When we swore on that night


那夜我们发誓


We’d be friends till we died


情谊至死不变


But the changing of winds


风依旧变幻莫测


And the way waters flow


水依然潺潺而流


Life is short as the falling of snow


人生如此短暂如同落雪消融


And now I'm gonna miss you I know


我永远无法停止对你的思念


But when I'm cold cold


这个世界天寒地冻


In water rolled, salt


回忆卷起咸味的海风


And I know that you're with me


我知你就在身边从未走远


And the way you will show


有你的美好世界也从未改变


And you're with me it's everglow


无论我漂流至何处,你都会在我身边


But you give me this feeling


你给过我的一切


It's everglow


在心间永存


Oh what I wouldn’t give for


我愿用一切换取


Just a moment to hold


再多片刻的停留


Yeah I live for this feeling


是的我活在当下


It's everglow


永生不灭


So if you love someone


如果你深爱着他


You should let them know


就大胆地开口


Oh the light that you left me will everglow


你留下的一切会在时间的长河里永恒地闪耀


 


荧幕渐暗。


 


字幕浮现:


献给


Isak



评论

热度(225)